一个虚无主义者

我是在高一的时候接触到福音的。主一直在预备我的全人来接受福音。 在接触到福音之前,我是一个虚无主义者。我想,如果死亡是人生最后的结局,而死后一切归无有,那一切我们所做的、我们在乎的,其实都没有实际的意义。自然,做好或是做坏也就没有本质上的区别。那时我唯一的目标便是有一个尽可能平静的生活。但尽管如此,只要活着,人就会有需要,尤其是对于爱的需要。但我那时并不相信人性的爱,我认为人的爱都是有条件的。就算…

这就是人生吧!——因祂受的鞭伤,我便得了医治

我从小到大的经历和许多九零后的朋友们相似,在父母的严格要求下好好学习,上好的高中、大学,在一个个人生里程碑之间马不停蹄地从上一个奔向下一个。从小到大,一路都很顺利,曾经我坚定地相信人定胜天,只要足够努力,在这世界上就没有办不到的事情。 一直到二十岁那一年,我的这个观点被彻底打破了,那一年我深爱的父亲因为重病去世,任凭我和妈妈日夜守护,也没能等来父亲的康复……为了能保护自己和妈妈,有的时候我不得不把…

寻得属天的家乡

2018 年5 月,我们带孩子来到美国。这里的一切都是陌生的,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文化的冲突、语言的障碍却如影随形。生活一开始也充满了波折,光驾照我就考了四次;孩子在幼儿园也因为语言不通而没有小朋友一起玩;后来又因为没有积累信用,没有房东愿意把房子租给我们,眼看就要无家可归了,看着孤独的孩子,想着将要流落街头的情景,我的内心充满焦虑、惶恐和不安。这时,一个早年就到美国信主的姐姐,她向我传福音,带我一…

眼泪

我和妻子在大学校园相识。她是文科生,我是理科生;她是南方人,我是北方人;她在海边长大,我在高原长大。起初这种不同让我们的爱情充满新鲜与新奇。然而结婚后,习惯、性格、观念上的不同开始成为问题,我们俩又都很坚持自己,因此总是争吵。尤其在生了孩子后,矛盾急剧恶化,甚至成为两个家庭间的“战争”。另外由于我追求事业发展,根本无暇顾及家庭。妻子总抱怨我不顾家,我责备她不支持我的事业。经过两年这样的争吵,我们俩…

从马云的退休看人生的归属

2019 年的教师节,马云兑现了不久以前的宣告,辞去了中国市值最高的公司——阿里巴巴的董事会主席,按照他自己的说法,他成功地回归了自己心醉的身份,再次成为一个老师。 他的离去备极推崇,无数创业者、年轻人,将他视为精神导师。同时,媒体也极尽能事地分析了马云并不漫长的职业生涯,如何从老师转变成为导游,成为商人,成为时代潮流的宠儿,成为中国的首富,成为众人的精神导师。 马云自称后悔创立了阿里巴巴。他试图…

感恩节恩感

我喜欢中文“感恩节”一辞,因为它包含一个“恩”字。这节期源自美国。但在英文Thanksgiving 里,却没有“恩”这字眼,只是“感谢节”。这“恩”当然就是“神的恩”;除了神的恩典之外,我们能感谢什么呢?是感谢自己的才能吗?是感谢朋友的帮助吗?是感谢环境的运气吗?当然这些东西都是值得感谢的,但这些祝福的源头,都是神自己。我们的才能好像出自本身,其实乃是神的恩赐;我们得的帮助好像来自朋友,其实源头乃…

祝福的神与赐福的路——访杰克逊州立大学韩教授

问:听说您是位化学教授。可以简单介绍一下您的工作吗? 韩弟兄:好的,我目前是密西西比杰克逊州立大学(Jackson State University)化学与生物化学系教授,主要的研究方向是生物地球化学以及土壤及水的污染与修复。目前主要教学课程包括环境化学和核化学等。 问:您是如何得救的? 韩弟兄:我出生在江苏泰兴。我11 岁时父亲去世,母亲独自一人带着五个孩子挣扎度日。我的哥哥患小儿麻痹症,爷爷也…

打卡人生

如今随着网络和手机的使用越来越便利,网络文化已经深入民心。随之而来的便是很多“网红”的兴起。 有的人愿意打卡西湖音乐喷泉排队5 个小时,有的人排号20000 桌只为打卡一家网红餐厅,还有人愿意等半个小时打卡一个名为“立马回头”的公交车站。 的确,因为网络的兴起,人们的生活起居都变得方便许多;可这一切的背后,我们内心是不是却也变得更加空虚了呢?我们生怕追不上“潮流”,去这里凑热闹,去那里凑热闹。亲朋…

读不懂的书

我曾经是个爱慕虚荣的人。 向往富裕的生活,喜欢先进的产品, 爱慕香港的繁华。 得救后,我认识到宇宙中最宝贵的 是主耶稣——祂历久不衰,越经历越香甜。 香港读博士期间,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我接触到基督的信仰。那时,实验室的书架上有一本圣经,中午休息时我拿来读了一下,发现里面有些话挺有道理的,但有些地方却很难理解。于是,我跑去请教实验室里的一位学长,没想到他告诉我,他也不懂。但是他却从兜里掏出一张皱皱巴…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