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时代中人真正的价值

壹、 人工智能时代,人逐渐无用 一、 人类工作被史无前例地取代 1、 随处可见的人工智能 —  当我们拨打客服电话…… —  当我们在网上购物…… —  当我们用语音输入…… —  当我们打开新式的扫地机器人…… —  当我们用一键停车自动将车辆靠停…… 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简称AI)已经不仅仅是阿西莫夫小说里科幻的场景,它已经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人工智能的…

第29期编者读者

除神之外,“人”是人类社会最具价值的话题。除了人,还有什么的思考,配得上人关注呢?先哲们反复思考着注定没有结论的终极问题:“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我为什么在这里?”“我的存在有什么意义和价值?”这种思考延绵千年,到了十八世纪,就产生了一种以人为关注点的哲学,中文翻译作“人类主义”。它是德文Anthropologismus 的意译,又译“人本学”。希腊文词源anthropos 和logo…

先寻求祂的国和祂的义,这一切就都要加给你们了。 ——访香港大学翟教授

大家好,我是翟弟兄,目前在香港大学生物科学学院担任助理教授。此前,从2013 年到去年6 月,我在香港科技大学担任研究助理教授。 我现在的研究方向是真核生物细胞里面的DNA 复制,主要做的事情是看DNA 复制如何开始。DNA 复制不是随便开始的,而是需要先找到特定开始的位点。有一些蛋白质是专门被设计出来去做这个工作的。我们实验室目前的研究就是要把这些蛋白质纯化出来,然后把它们的结构解析出来,看它们…

迷,新,看

迷 圣经说,“你们中间谁有一百只羊,失去其中的一只,不把这九十九只撇在旷野,去找那失去的,直到找着么?找着了,就欢欢喜喜地扛在自己肩上,回到家里,召齐朋友、邻舍,对他们说,和我一同欢喜吧,因为我失去的那只羊已经找着了。”(路十五4~6)朋友们,主耶稣爱你,祂正在寻找你;一百只羊内中缺一只,莫非就是你!主耶稣知道我们的情形,也常把我们比喻成羊;就如祂说,“我来了,是要叫羊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我是…

抢夺那篡窃者

摘自《不要爱世界、坐行站》 “基督耶稣降世,为要拯救罪人。”(提前一15上)既然在 神永远的定旨里,有管治权的是人(不是别的造物),我们对那些罪人就该流露我们的怜恤,这是自然且正当的。不管我们前面说了什么,我们也许很有感觉,在这短暂的恩典时代,抢救灵魂归向救世主,可能是我们抢夺撒但掳物的至高方法。倘若“人”本身是我们的大前提,我们在此就该重视抢救灵魂的事。 但我们在别处已经讲过传福音的事。所以在结…

勿对我谈属地享乐,勿用鄙利引诱我

    勿对我谈属地享乐,勿用鄙利引诱我; 勿愚我以地上幻影,勿用虚荣烦扰我。 我已弃绝化装偶像,今后不再属自己; 我已将心献给基督,我愿属祂无所遗。 我不属自己,我不属自己, 我今属于基督,不再属于自己。 保罗说,“但就我而论,除了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十字架,别无可夸;借着祂,就我而论,世界已经钉了十字架;就世界而论,我也已经钉了十字架。”(加六14) 神愿意借着无己的人,来运用祂的权能,除灭撒但的…

圣殿的重建 与主的再来

自从美国总统特朗普一改前任总统的做法,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的首都,并宣布将美国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到耶路撒冷,到处都有人询问,圣殿什么时候重建?基督什么时候再来? 不只是那些爱主、熟读圣经的基督徒关心这个问题,有的刚刚受浸不到一个月的初信者,甚而至于尚未信主的非基督徒都在询问这样的问题。 由此可见,不论是基督徒还是非信徒,多多少少都知道,耶路撒冷确立为以色列的首都,与圣殿的重建,以及基督的再来有…

荒地

最近看到一张照片。 一张彩色的老照片,只是拍摄的是荒地,所以也只显出了一种黑白的风格。大约是九十年代初期,几幢略显陈旧的筒子楼之间,偶尔陈列几块刚刚拆过平房留下的荒地。 不禁想起年幼的时候,寒暑假时,总喜欢与三五朋友,来到这种大片大片的荒地,拾取残砖破瓦打闹嬉戏。玩累了就找块地方坐下,猜测这块地上,将来要盖起什么样的建筑。 慢慢地,荒地纷纷不复存在,有的成了住宅楼,有的修了马路,有的种植为花园。曾…

天边与彩霞

幼年时的家坐落在一片丘陵的阳坡上,隔着二里外的一条小河和许多参差模糊的村落,向南望去是二十几里外的山。 还没有上学的时候,有一次隔壁大伯家来了亲戚,一位名叫彩霞的姐姐。我们站在门前秃秃的园子里。 “彩霞姐姐,你看,那里是天边。”我指着南山。“那里不是天边。”姐姐纠正我。“你看,天连上了山,怎么不是天边?”“天没有连上山,山那边还有。”“还有?我怎么看不见?” 又争论稍许,远来的姐姐有见识,也显然没…

人的尽头,神的起头

我虽然得救还不到五年的时间,却仿佛已经经历了很多。从没有人告诉我有神,我也不知道;可是当有人告诉我有神时,我却不信。于是神就前来与我摔跤,一摔就摔了四年。在这四年中,我忙于工作和赚钱,雄心勃勃。可到了最后,我白白浪费了四年的大好光阴。好在神调动万有,把我从这无休无止的忙碌中拦截下来——我辞职了,开始有时间尝试接近祂,我那因忙而死的心,重新被点活了。最后神征服了我,神赢了,但是我也没输,因为我也得救…

明尼苏达大学

校园简介 世界著名的明尼苏达大学双城分校(University of Minnesota,Twin Cities),简称明大或UMN,坐落于美国明尼苏达州双子城(明尼阿波利斯和圣保罗),因在明尼苏达大学系统里建校最早,规模最大,亦常被直接称为明尼苏达大学。历经一百六十多年,它已经拥有三百七十个学位专业,五万多名在读学生,许多国际知名的教授和学者。一九七九年,明尼苏达大学专门设立“中国中心”,致力于…

在地如同在天的生活

主你的笑容是我欢喜 定睛奔向永世冠冕 我现在在美国阿贡国家实验室做研究。二〇一〇年,我在香港一个家聚会中得救。在聚会中,弟兄姊妹们见证了他们里面所接受的永远的生命,这让我感到非常渴慕,所以我就祷告接受主,并受浸得救。不久之后我就来到美国。一开始的时候我里面的信心很小,也没有太多对主的经历。 一直到二〇一三年,我去参加在新泽西举行的学生成全训练。在训练里,我看到很多弟兄姊妹的信心特别地大,其中有一位…

无定的钱财与永恒的至宝

一、爱钱财者 路透社二〇一〇年二月份的一份民意调查中,来自二十几个国家的受访者中,普遍认为金钱是个人成功的最佳象征。其中的中国人比例最为显著,约69%的受访者认为财富的多少代表成功与否。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网随后对此做了调查,结论更加震撼:超过60%的中国人承认自己拜金。显然,当今社会已经沉浸在“向钱看”的氛围里。这种现象正如圣经中提摩太后书三章一至二节所说,“末后的日子……人要成为爱自己者,爱钱财…

人的尽头,神的起首

我来自中国大陆,退休前在大学里教学、研究。八十年代我曾有机会到美国,发现美国是一个以基督信仰立国的国家,信徒众多。 在大学校园里,我受到一些基督徒朋友们的热情接待和照顾。他们也向我传福音, 但我因受无神论的教育和影响太深,一直没有心动,甚至还有意回避。 之后,因为女儿在美国生活, 我就经常往返于美中之间。 在与女儿的接触中,我惊讶的发现,我所回避和反感的基督耶稣已经进入了我的家庭,我女儿竟然成了一…

绝对的心 — 弟兄之家的喜乐生活

回想自二〇〇九年信主以来这短暂的岁月中,最难以忘怀、不可磨灭的,要数大三那一年,第一次参加暑期新泽西成全训练,第一次成立弟兄之家,与弟兄们操练团体神人生活,打开家、得青年的一段时光。简单记录下那段时光,求主遮盖,盼望可以成为一点借鉴,一点向前的鼓励,叫我们更好地奔那摆在前面的赛程。 二〇一一年的暑假,我与另外两位年轻弟兄从奥斯汀出发前往新泽西参加一周的学人学者成全训练。那是我们第一次参加这个训练,…

一出关于数学家、历史学家、哲学家和艺术家和基督徒的两幕剧

第一幕 关于选择 数学家:你知道悖论的本质是什么吗? 哲学家:那是关于意义的悖反,和选择的悖反。在意义的背面是反意义,但反意义并非没有意义。在选择的反面乃是反选择,但反选择也是一种选择。 数学家:设命题函数P(x) 表示“x ∉ x”,现假设由性质P 确定了一个类A—也就是说“A={x|x ∉ x}”。若A ∈ A,则A 是A 的元素,那么A 不具有性质P,由命题函数P 知A ∉ A;若A ∉ A…

真的安息

摘自《荒漠甘泉》六月十三日 “我将我的平安赐给你们。” 有两个画家,相约各画一幅图画,表露安息之意。 第一个画家画了一个大湖,风平浪静,湖面如镜,山上的美景在水中映得清清楚楚。 第二个画家画下一片极大的瀑布,旁边有一棵小灌木的枝子弯在水中,它顶端的分枝上搁着一个小果,几乎被浪花浸湿,中间睡着一只知更雀。 第一幅画仅是停滞,第二幅画才是安息。要有安息,须先有安息的对象。 安息并不是我们坐在礼拜堂里那…

尝一尝主是美善的

你们要尝尝,便知道耶和华是美善的。 诗篇三十四篇八节 我是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读生物统计的博士生。二〇一三年中秋节的时候,我跟室友去参加一个基督徒的烧烤晚餐。我觉得大家都特别温暖,有几个可爱的小姊妹一直灿烂地对我们笑。弟兄姊妹问我们一个问题,你觉得满足和快乐吗?从外面看来,我应该是快乐的,好像什么也不缺,但事实上我却很少感到长久的喜悦和满足。目标设定一个又一个,实现的时候就发现还远远不…

寻求神,经历神;浸入神, 得着神

寻求神 我从前虽然是无神论者,却一直在寻找人生的意义。来到美国上大一的时候,我曾经以纯学术的角度参加了一个关于科学和信仰的座谈,那时我做了人生的第一次祷告,很简单,就是“神,我想更了解你”,后来很奇妙,我完全没有刻意地追求,神就通过各样的人事物一点一点地向我显现。 经历神 我曾在法国交换了一个学期,有一次在巴黎地铁站被一个人骗买了假票而被罚款,怎么解释也没用。一开始我很愤怒,很想说一些诅咒法国人的…

人活着,难道就像这繁忙的高速公路一样吗?

我的得救是从蹭饭开始的。二〇一三年秋,我到休斯顿大学读研究生,接触到在学校传福音的弟兄姊妹,被邀请去吃爱筵。看到香喷喷的饭和大家满脸的笑容,我心底暖暖的。吃完饭大家开始唱诗歌,歌名叫《信的故事》,里面唱到“初次来这里,听他们在说耶稣的事迹,未曾闻过,但在我心坎有新的感受,莫名的平安像股暖流”,我心里在想,这些人一定是受过什么挫折、或者经历过什么事情,才会来信耶稣,他们 一定很可怜。后来去过几次聚会…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