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马云的退休看人生的归属

2019 年的教师节,马云兑现了不久以前的宣告,辞去了中国市值最高的公司——阿里巴巴的董事会主席,按照他自己的说法,他成功地回归了自己心醉的身份,再次成为一个老师。 他的离去备极推崇,无数创业者、年轻人,将他视为精神导师。同时,媒体也极尽能事地分析了马云并不漫长的职业生涯,如何从老师转变成为导游,成为商人,成为时代潮流的宠儿,成为中国的首富,成为众人的精神导师。 马云自称后悔创立了阿里巴巴。他试图…

感恩节恩感

我喜欢中文“感恩节”一辞,因为它包含一个“恩”字。这节期源自美国。但在英文Thanksgiving 里,却没有“恩”这字眼,只是“感谢节”。这“恩”当然就是“神的恩”;除了神的恩典之外,我们能感谢什么呢?是感谢自己的才能吗?是感谢朋友的帮助吗?是感谢环境的运气吗?当然这些东西都是值得感谢的,但这些祝福的源头,都是神自己。我们的才能好像出自本身,其实乃是神的恩赐;我们得的帮助好像来自朋友,其实源头乃…

致香港同胞书

近日香港发生连串事故,令人关注。本人生于香港,头二十年长于香港,自然对香港有一份不能分割的关怀。虽然这些年旅居海外,年过七十,对香港,特别对香港青年人,仍有一份特别的情感和认同。 香港人面对五大命题。这五大命题是最基本的命题,它们涉及每个市民最基本的需求。这五个命题是:1)诉求问题,2)自由问题,3)方向问题,4)乱治问题,5)和解问题。这五个命题不解决,其他东西都不能解决。这五个命题解决了,其他…

打卡人生

如今随着网络和手机的使用越来越便利,网络文化已经深入民心。随之而来的便是很多“网红”的兴起。 有的人愿意打卡西湖音乐喷泉排队5 个小时,有的人排号20000 桌只为打卡一家网红餐厅,还有人愿意等半个小时打卡一个名为“立马回头”的公交车站。 的确,因为网络的兴起,人们的生活起居都变得方便许多;可这一切的背后,我们内心是不是却也变得更加空虚了呢?我们生怕追不上“潮流”,去这里凑热闹,去那里凑热闹。亲朋…

圣殿的重建 与主的再来

自从美国总统特朗普一改前任总统的做法,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的首都,并宣布将美国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到耶路撒冷,到处都有人询问,圣殿什么时候重建?基督什么时候再来? 不只是那些爱主、熟读圣经的基督徒关心这个问题,有的刚刚受浸不到一个月的初信者,甚而至于尚未信主的非基督徒都在询问这样的问题。 由此可见,不论是基督徒还是非信徒,多多少少都知道,耶路撒冷确立为以色列的首都,与圣殿的重建,以及基督的再来有…

荒地

最近看到一张照片。 一张彩色的老照片,只是拍摄的是荒地,所以也只显出了一种黑白的风格。大约是九十年代初期,几幢略显陈旧的筒子楼之间,偶尔陈列几块刚刚拆过平房留下的荒地。 不禁想起年幼的时候,寒暑假时,总喜欢与三五朋友,来到这种大片大片的荒地,拾取残砖破瓦打闹嬉戏。玩累了就找块地方坐下,猜测这块地上,将来要盖起什么样的建筑。 慢慢地,荒地纷纷不复存在,有的成了住宅楼,有的修了马路,有的种植为花园。曾…

天边与彩霞

幼年时的家坐落在一片丘陵的阳坡上,隔着二里外的一条小河和许多参差模糊的村落,向南望去是二十几里外的山。 还没有上学的时候,有一次隔壁大伯家来了亲戚,一位名叫彩霞的姐姐。我们站在门前秃秃的园子里。 “彩霞姐姐,你看,那里是天边。”我指着南山。“那里不是天边。”姐姐纠正我。“你看,天连上了山,怎么不是天边?”“天没有连上山,山那边还有。”“还有?我怎么看不见?” 又争论稍许,远来的姐姐有见识,也显然没…

一出关于数学家、历史学家、哲学家和艺术家和基督徒的两幕剧

第一幕 关于选择 数学家:你知道悖论的本质是什么吗? 哲学家:那是关于意义的悖反,和选择的悖反。在意义的背面是反意义,但反意义并非没有意义。在选择的反面乃是反选择,但反选择也是一种选择。 数学家:设命题函数P(x) 表示“x ∉ x”,现假设由性质P 确定了一个类A—也就是说“A={x|x ∉ x}”。若A ∈ A,则A 是A 的元素,那么A 不具有性质P,由命题函数P 知A ∉ A;若A ∉ A…

真的安息

摘自《荒漠甘泉》六月十三日 “我将我的平安赐给你们。” 有两个画家,相约各画一幅图画,表露安息之意。 第一个画家画了一个大湖,风平浪静,湖面如镜,山上的美景在水中映得清清楚楚。 第二个画家画下一片极大的瀑布,旁边有一棵小灌木的枝子弯在水中,它顶端的分枝上搁着一个小果,几乎被浪花浸湿,中间睡着一只知更雀。 第一幅画仅是停滞,第二幅画才是安息。要有安息,须先有安息的对象。 安息并不是我们坐在礼拜堂里那…

机会 — 对信徒和非信徒的劝勉

摘自《倪柝声文集》讲经记录卷一 信徒的机会 我们不只不应当失去机会,我们也是要在这许多机会,不为肉体安排,不给魔鬼留地步。此外,我们还得找机会救人。英国有一顶出名救人的人,当他垂死的时候,他有几句话说,我并没有看见每一个人是要下地狱的。如果我有这样的看法,我就不会如此安息睡觉了。现在已经迟了。弟兄姊妹们,让我们看见一个罪人,过去就是过去了。圣经是叫我们向众人行善,就是要向你所碰见的人行善。 有一个…

回乡

过年以前,阿婆家传来消息,大茂死了。她骑着单车,被一辆卡车撞了。于是,我开始往回走。 在这个世界上,唯独阿婆家存着我的童年。它和我最喜欢的白糖一起,放在了阿婆碗柜的最上层,旁边的罐子里是阿婆晾的红薯干。 夏夜我躺在门前的竹凉席上,晚风中,担忧地看着大树冠上垂落的毛毛虫迎风晃动。隔壁家的大茂也不睡,我们等着最后一位卖冰糕的老奶奶的叫卖声,想象那些快要融掉的牛奶雪糕。有时候等着等着,我们就睡着了。大茂…

平安福音,如鱼得水

我的胳膊痛了很久,这叫我停下来写了。 我知道没有一个遭遇,是夏天突然的暴风催逼出来的冰雹。 此刻,回想在北京的日子,那难得的皓空,街上跳荡的古老阳光,不知为什么我就被这样的情景镇住了,忘记我到北京是为了一桩麻烦。我要见面的人,在我心底是挂着知识头衔,却是干着诡诈勾当的几个强人。以我的智商和应对能力,非得是狮子口中的碎肉。我断断是杀了头,也榨不出一毫克的有力度的台词。 我是这么软弱无能,却是被一股劲…

要有光

除夕吃扁食(饺子),十五吃圆食。过了黑咕隆咚的除夕,总算又见圆月。中国人善吃,多称正月十五元宵节;外国人不大懂元宵, 元宵节的英文就成了Latern Festival(灯节)。 元宵放灯的来历,各家考据不一。与其辩论,不如同乐。 记得多年前的东北乡下,正月十五天一黑,各家在房前屋后、门内旮旯、门外路旁、土地上、雪窝里,点上各种各样的灯。大多人家用谷糠拌煤油(那时叫洋油),一堆堆洒在各处,是为火堆;…

谁能医治内心的创伤

初次读圣经里创世记这卷书的时候,对一句经节印象深刻:“耶和华神用地上的尘土塑造人,将生命之气吹在他鼻孔里,人就成了活的魂。”(创二7) 人外面有身体,里面有神的“生命之气”—人的灵,中间还有魂。这个魂是我们各种情绪生发远转的地方。每个人都或多或少有这样的经历:身体生病或受伤的时候我们感到疲倦甚至是疼痛。同样的,魂里生病或受伤的时候我们也会感到能量低沉,什么都不想作,心头压着重量,或是痛苦异常。 为…

同学通信(摘选)

给石同学的第一封信 石同学, 我们同学,敬语就免了。看到你的信,非常宝贵,以致连读几次,生怕有所疏忽。 宗教的罪恶我们实在都是知道的。我年少的时候看伏尔泰,看到他每年有几天总是异常愤怒,高呼écraser L’infame,踩死败类,读到这里,我也往往热血沸腾。据说那败类指的是法国圣巴托罗缪之夜对于基督徒的屠杀者。作为一个基督徒,我不想也无法掩盖历史,这场灾难的实质是一些天主教徒徒,屠…

不要与爱你的神失联

生活中,总有沉重的时候;工作中,总有失败的时候;学习中,总有挫折的时候;爱情里,总有争吵的时候;家庭里,总有抱怨的时候。每当这个时候,真希望关掉网络,关掉手机,到一个孤岛上独自安静地呆着,与一切相关的人和事失联。 记忆里面,童年是在艰辛的学习中度过。母亲虽然爱我,却是个非常强势的人。无论在工作或生活中,她总是要掌控一切。高中毕业后,也许是青春期的叛逆,选择了离家最远的大学;毕业后不顾母亲的反对,放…

论爱

纪伯伦 当爱向你们召唤的时候,跟随着他, 虽然他的路程是艰险而陡峻。 当他的翅翼围卷你们的时候,屈服与他, 虽然那藏在羽膈中间的剑刃也许会伤毁你们。 当他对你说话的时候,信从他, 虽然他的声音会把你们的梦魂击碎,如 同北风吹荒了林园。 爱虽给你加冠,他也把你钉在十字架上。 他虽栽培你,他也刈剪你。 他虽升到你的最高处,抚惜你在日中颤动的枝叶, 他也要降到你的根下,摇动你的根柢的一切关节,使之归土。…

我们的脚下没有根基

在人类历史的进程中,确实没有哪一代人像我们这一代人这样,脚下几乎没有根基。每一种可设想的选择,看来都同样地不可忍受。我们完全在过去与未来之中寻求自己的灵感,企图以此来逃避现在,然而我们并未沉溺于幻想的迷梦,仍然能够平静地、充满信心地期待着我们事业的成功。不过,站在历史转折点上的、负责任而有思想的前几代人所感受到的,也许同我们所感受到的完全一样,原因恰恰在于,某种新的东西正在诞生,而在当时的种种选择…

基督徒对国家、社会的态度

本篇乃根据倪柝声弟兄于一九三六年在天津讲道的记录编写而成,内容与《倪柝声文集》第二辑第七册所载者属同一类;来源虽与本册前面一系列的信息不同,但因信息释放的年代相近,同属倪弟兄中期著述,特附录于此,以飨读者。本文再次编辑,略有删减。 有的朋友问我说,对于基督耶稣,我是相信了,靠着祂的救赎,我的罪得着了赦免,我得救了,可是对于国家的事,对于社会的问题,甚至对于国际间的纠纷,我当采取什么态度呢?我应该采…

恐惧

现代心理学家发现,人与动物之间最大的差别在于,人对不存在的东西会产生恐惧。探查这个问题是非常有意义的,它比我们探查一部作品更能有效地触及心灵的秘密通道。照英国神学家詹姆士·里德的说法,“许多恐惧都是来自我们对我们生活于其中的世界不理解,来自这个世界对我们的控制。”“为了实现完满的人生,需要我们做的第一事情就是去获得控制恐惧的力量。”在现代社会,恐惧越来越有力地折磨着我们,到了每一个人都无法规避的地…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