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出关于数学家、历史学家、哲学家和艺术家和基督徒的两幕剧

第一幕 关于选择 数学家:你知道悖论的本质是什么吗? 哲学家:那是关于意义的悖反,和选择的悖反。在意义的背面是反意义,但反意义并非没有意义。在选择的反面乃是反选择,但反选择也是一种选择。 数学家:设命题函数P(x) 表示“x ∉ x”,现假设由性质P 确定了一个类A—也就是说“A={x|x ∉ x}”。若A ∈ A,则A 是A 的元素,那么A 不具有性质P,由命题函数P 知A ∉ A;若A ∉ A…

真的安息

摘自《荒漠甘泉》六月十三日 “我将我的平安赐给你们。” 有两个画家,相约各画一幅图画,表露安息之意。 第一个画家画了一个大湖,风平浪静,湖面如镜,山上的美景在水中映得清清楚楚。 第二个画家画下一片极大的瀑布,旁边有一棵小灌木的枝子弯在水中,它顶端的分枝上搁着一个小果,几乎被浪花浸湿,中间睡着一只知更雀。 第一幅画仅是停滞,第二幅画才是安息。要有安息,须先有安息的对象。 安息并不是我们坐在礼拜堂里那…

机会 — 对信徒和非信徒的劝勉

摘自《倪柝声文集》讲经记录卷一 信徒的机会 我们不只不应当失去机会,我们也是要在这许多机会,不为肉体安排,不给魔鬼留地步。此外,我们还得找机会救人。英国有一顶出名救人的人,当他垂死的时候,他有几句话说,我并没有看见每一个人是要下地狱的。如果我有这样的看法,我就不会如此安息睡觉了。现在已经迟了。弟兄姊妹们,让我们看见一个罪人,过去就是过去了。圣经是叫我们向众人行善,就是要向你所碰见的人行善。 有一个…

回乡

过年以前,阿婆家传来消息,大茂死了。她骑着单车,被一辆卡车撞了。于是,我开始往回走。 在这个世界上,唯独阿婆家存着我的童年。它和我最喜欢的白糖一起,放在了阿婆碗柜的最上层,旁边的罐子里是阿婆晾的红薯干。 夏夜我躺在门前的竹凉席上,晚风中,担忧地看着大树冠上垂落的毛毛虫迎风晃动。隔壁家的大茂也不睡,我们等着最后一位卖冰糕的老奶奶的叫卖声,想象那些快要融掉的牛奶雪糕。有时候等着等着,我们就睡着了。大茂…

平安福音,如鱼得水

我的胳膊痛了很久,这叫我停下来写了。 我知道没有一个遭遇,是夏天突然的暴风催逼出来的冰雹。 此刻,回想在北京的日子,那难得的皓空,街上跳荡的古老阳光,不知为什么我就被这样的情景镇住了,忘记我到北京是为了一桩麻烦。我要见面的人,在我心底是挂着知识头衔,却是干着诡诈勾当的几个强人。以我的智商和应对能力,非得是狮子口中的碎肉。我断断是杀了头,也榨不出一毫克的有力度的台词。 我是这么软弱无能,却是被一股劲…

要有光

除夕吃扁食(饺子),十五吃圆食。过了黑咕隆咚的除夕,总算又见圆月。中国人善吃,多称正月十五元宵节;外国人不大懂元宵, 元宵节的英文就成了Latern Festival(灯节)。 元宵放灯的来历,各家考据不一。与其辩论,不如同乐。 记得多年前的东北乡下,正月十五天一黑,各家在房前屋后、门内旮旯、门外路旁、土地上、雪窝里,点上各种各样的灯。大多人家用谷糠拌煤油(那时叫洋油),一堆堆洒在各处,是为火堆;…

谁能医治内心的创伤

初次读圣经里创世记这卷书的时候,对一句经节印象深刻:“耶和华神用地上的尘土塑造人,将生命之气吹在他鼻孔里,人就成了活的魂。”(创二7) 人外面有身体,里面有神的“生命之气”—人的灵,中间还有魂。这个魂是我们各种情绪生发远转的地方。每个人都或多或少有这样的经历:身体生病或受伤的时候我们感到疲倦甚至是疼痛。同样的,魂里生病或受伤的时候我们也会感到能量低沉,什么都不想作,心头压着重量,或是痛苦异常。 为…

同学通信(摘选)

给石同学的第一封信 石同学, 我们同学,敬语就免了。看到你的信,非常宝贵,以致连读几次,生怕有所疏忽。 宗教的罪恶我们实在都是知道的。我年少的时候看伏尔泰,看到他每年有几天总是异常愤怒,高呼écraser L’infame,踩死败类,读到这里,我也往往热血沸腾。据说那败类指的是法国圣巴托罗缪之夜对于基督徒的屠杀者。作为一个基督徒,我不想也无法掩盖历史,这场灾难的实质是一些天主教徒徒,屠…

不要与爱你的神失联

生活中,总有沉重的时候;工作中,总有失败的时候;学习中,总有挫折的时候;爱情里,总有争吵的时候;家庭里,总有抱怨的时候。每当这个时候,真希望关掉网络,关掉手机,到一个孤岛上独自安静地呆着,与一切相关的人和事失联。 记忆里面,童年是在艰辛的学习中度过。母亲虽然爱我,却是个非常强势的人。无论在工作或生活中,她总是要掌控一切。高中毕业后,也许是青春期的叛逆,选择了离家最远的大学;毕业后不顾母亲的反对,放…

论爱

纪伯伦 当爱向你们召唤的时候,跟随着他, 虽然他的路程是艰险而陡峻。 当他的翅翼围卷你们的时候,屈服与他, 虽然那藏在羽膈中间的剑刃也许会伤毁你们。 当他对你说话的时候,信从他, 虽然他的声音会把你们的梦魂击碎,如 同北风吹荒了林园。 爱虽给你加冠,他也把你钉在十字架上。 他虽栽培你,他也刈剪你。 他虽升到你的最高处,抚惜你在日中颤动的枝叶, 他也要降到你的根下,摇动你的根柢的一切关节,使之归土。…

我们的脚下没有根基

在人类历史的进程中,确实没有哪一代人像我们这一代人这样,脚下几乎没有根基。每一种可设想的选择,看来都同样地不可忍受。我们完全在过去与未来之中寻求自己的灵感,企图以此来逃避现在,然而我们并未沉溺于幻想的迷梦,仍然能够平静地、充满信心地期待着我们事业的成功。不过,站在历史转折点上的、负责任而有思想的前几代人所感受到的,也许同我们所感受到的完全一样,原因恰恰在于,某种新的东西正在诞生,而在当时的种种选择…

基督徒对国家、社会的态度

本篇乃根据倪柝声弟兄于一九三六年在天津讲道的记录编写而成,内容与《倪柝声文集》第二辑第七册所载者属同一类;来源虽与本册前面一系列的信息不同,但因信息释放的年代相近,同属倪弟兄中期著述,特附录于此,以飨读者。本文再次编辑,略有删减。 有的朋友问我说,对于基督耶稣,我是相信了,靠着祂的救赎,我的罪得着了赦免,我得救了,可是对于国家的事,对于社会的问题,甚至对于国际间的纠纷,我当采取什么态度呢?我应该采…

恐惧

现代心理学家发现,人与动物之间最大的差别在于,人对不存在的东西会产生恐惧。探查这个问题是非常有意义的,它比我们探查一部作品更能有效地触及心灵的秘密通道。照英国神学家詹姆士·里德的说法,“许多恐惧都是来自我们对我们生活于其中的世界不理解,来自这个世界对我们的控制。”“为了实现完满的人生,需要我们做的第一事情就是去获得控制恐惧的力量。”在现代社会,恐惧越来越有力地折磨着我们,到了每一个人都无法规避的地…

海边随想

真实的生命是永恒的,不会败坏。时间空间及其中发生的一切人事物都不能改变其性质和属性的生命。是公义美善的,就永远公义美善。满足的,就永远饱足。爱,就永远爱。忍耐,就恒久忍耐。具有美德的,这些美德就永远不会丧失。 三月明朗的午后,一切都是好的。初生的小活物们发出生命喜乐的喧哗,植物和海的味道慰藉着人的旅愁,我们一家在赶路。沿着内海,今村在山谷的树林后面,越过今村,就是我们的目的地。 以前我常常独自走这…

为了真话和老实话

—节选于《约翰克里斯托夫》 “为什么要编?各种各样的歌都有了。有的是给你伤心的时候唱的;有的是给你快活的时候唱的;有的是为你觉得累了,想着远远的家的时候唱的;有的是为你恨自己的时候唱的,因为你觉得自己是个卑贱的罪人,好比一条蚯蚓;有的是为了人家对你不好,你想哭的时候唱的;有的是给你开心的时候唱的,因为风和日暖,天朗气清,你看到了神,祂是永远的爱,好象对你笑着……一句话说完,你心里想唱什么就有什么歌…

耶路撒冷城的归属

末次的世界大战与基督的降临 中国古代改朝换代总是看重一件事:定首都。定都之后就互换使者去新的朝廷献礼。最近,特朗普一改从前美国总统做法,首先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不少美国人,以及更多舆论反应,这怎么是总统所说,带来和平的路呢?这一承认岂不是带来中东更多的不太平么? 这些舆论担心的不无道理,以色列附近巴勒斯坦的哈马斯组织已经开始三天的游行。这特殊的城市,历史造成的一块田,两家人各占半边,突然有外…

人工智能与神的智慧

已过的二〇一七年是人工智能爆发的一年。“互联网”的热潮尚未散去,“人工智能”就几乎在一夜之间成了各行各业的头条。 二〇一七年五月在乌镇的围棋峰会上,“ 世界第一围棋AI”AlphaGo三比零大胜职业棋手柯洁九段,标志着弱人工智能在单一领域的决策能力上接近甚至超越了人类。越来越多知识性的初级岗位被AI 取代。华尔街顶级投行高盛将曾经的六百名交易员裁至现今的两人。随着演化算法和语义网等技术的突破,拥有…

圣经中的中国人

据以色列时报二〇一六年三月一日报道,五名二十多岁的中国开封犹太后裔于二月二十九日抵达以色列,将作为新移民在这个犹太国家开始新的生活。这五位女性分别是高艺宸、岳婷、李静、李圆和李程锦。她们是土生土长的开封人…… 2009年10月,7位开封犹太人移民以色列。“回归以色列”组织表示,至今共帮助了19位开封犹太人移民以色列。 这些回归的,正是2700年前圣经预言的,回归以色列的中国犹太后裔。 旧约圣经记载…

国度的灵—赦免

亲爱的朋友这些天,我一直在想着“赦免”,或者说,“原谅”。 怎么说呢,大半生过去一个大半生过去的人不能原谅从挨冻的流浪汉旁走过的少妇, 不能原谅幼稚的母亲,无心的父亲, 不能原谅邻居的眼色与孩子, 不能原谅猎人与猎物, 不能原谅自己与他人的怯弱和残疾。 亲爱的朋友, 这些天,你能与我一同回想“赦免”, 或者说,“原谅”吗? 它曾几次悄然来到我们的胸口,舌头,眼眶; 它曾几次想把我们清理干净, 它曾…

观看者效应

第一封信给你,你在那确定的,苍翠又明亮的地方。 I. 温煦的秋季傍晚,我们走在河岸吧, 如同父与子, 如同并肩的树,如同川流的河与宁静的大地。让我们谈一谈我们所认识的世界吧。 你知道,经典物理中的世界是确定的, 局域的, 并实在的。就如一条河流在这里, 就意味着, 它不能既在而又不在。然而,量子力学的微观世界, 单个粒子的存在只能用叠加态描述, 它既在而又不在; 若非观测它, 就不能确定它的实在性…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