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校园介绍 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University of Illinois at Urbana-Chanmpaign,所写为UIUC),简称香槟大学,创建于1867年,位于伊利诺伊州幽静的双子城厄巴纳 – 香槟市,是一所世界著名的公立研究型大学,被誉为“公立常青藤”。该校一直致力于卓越的研究、教学和公众参与,取得了很多奖项荣誉。校友和教授中有30位获得诺贝...

潘霍华弟兄(Dietrich Bonhoeffer),一个殉道者,一位基督徒领袖,1945 年,纳粹崩溃的前夕,被杀害在德国南部福洛森堡集中营,年仅39 岁。 关于他,他的一位狱友写道:“潘霍华是我所见过的极少数人当中,他的神是那么真实,而且一直与他亲近的……” 临终之前,他说:“这是终局,然而对我而言,却是生命的开始。” 他到底是怎样的...

耶稣,这名甜美、芬芳,慰我痛苦心情; 我心欢乐,我口歌唱这个宝贵的名。 美哉、妙哉,神的爱子 作我宝贵救主; 为我降生,为我受死, 流血将我救赎。 这首诗歌的作者是约翰·牛顿(John Newton),其一生许多的岁月都在放荡和罪恶的齿缝中度过。但当神的爱子作了牛顿宝贵救主之后,耶稣这名安抚了他的惊魂,成为他永远称道的题...

达秘弟兄在十九世纪写了诗歌本第110 首,“赞美神羔羊”。在二十世纪,主的恢复在西方基督教里受了限制,无法继续往前,主就在中国兴起了倪柝声与李常受弟兄,他们两位继承了过去两千年爱主、追求主的信徒所领受的亮光,并且继续发扬光大,在真理的启示与生命的经历上更往前去。李常受弟兄在五十年代,采用了诗歌本110 首的调...

忧 圣经说,“喜乐的心乃是良药,忧伤的灵使骨枯干。”(箴十七22)我们都喜欢喜乐,没有人喜欢忧愁。我们之所以来到美国,乃是盼望在美国能够得到更多的喜乐;然而,我们的经历是,我们没有把中国的喜乐带来,却在美国徒增了许多的愁苦。就如圣经说,“我们一生的年日是七十岁,若是强壮可到八十岁;但其中所矜夸的,不过是...

当苦难临到…… 从小到大我都是一个守本分的孩子,老老实实念书上学,一切都是风调雨顺。但是在大一的暑假,我们一家八口自驾游,路上遭遇了致命的车祸,当场就走了五个人,而我自己也在重症病房急救了一个月。在醒来的那一瞬间,我顿时感觉,我没家了。 当年的九月有一次全国性的竞技比赛,所有的老师都劝我:“孩子你必须...

壹、 人对自由的渴望和人不自由的困境 一、 人对自由的渴望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 自由是人与生俱来所向往的,也是人类奋斗的目标和动力。婴孩走出襁褓的一刻,就开始尝试自由地探索世界,直到垂垂老去,这种探索才得以停息。约两千一百年前,斯巴达克斯为了活命的自由,率领战俘和奴隶,发...

2010 年,我背井离乡来到美国读书,后来组建了自己的家庭,有了小孩,也有了工作。在学业和事业上我力求上进,自认为头脑聪明、满有能力,凡事都能做。 我的工作强度很大,充满压力,虽不是“996”,但往往在孩子睡着之后才能到家。一天到晚我都非常累。一到了周末,我都想去外面放松一下,以前喜欢看个电影高兴一下,或者在家...

弟兄: 我和妻子原来生活在河南郑州,靠着追求完美不服输的性格,从校园走向社会,经过多年打拼,终于过上了比较稳定的生活。随着女儿的出a生,空气质量、食品安全、孩子教育、社会治安等都成为我们关注的问题,我们的忧虑与日俱增,我们想,绝不能维持现在这个样子,趁我们还能拼,一定要给孩子一个光明的未来。移民成了我...

我是在高一的时候接触到福音的。主一直在预备我的全人来接受福音。 在接触到福音之前,我是一个虚无主义者。我想,如果死亡是人生最后的结局,而死后一切归无有,那一切我们所做的、我们在乎的,其实都没有实际的意义。自然,做好或是做坏也就没有本质上的区别。那时我唯一的目标便是有一个尽可能平静的生活。但尽管如此,...

我从小到大的经历和许多九零后的朋友们相似,在父母的严格要求下好好学习,上好的高中、大学,在一个个人生里程碑之间马不停蹄地从上一个奔向下一个。从小到大,一路都很顺利,曾经我坚定地相信人定胜天,只要足够努力,在这世界上就没有办不到的事情。 一直到二十岁那一年,我的这个观点被彻底打破了,那一年我深爱的父亲...

2018 年5 月,我们带孩子来到美国。这里的一切都是陌生的,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文化的冲突、语言的障碍却如影随形。生活一开始也充满了波折,光驾照我就考了四次;孩子在幼儿园也因为语言不通而没有小朋友一起玩;后来又因为没有积累信用,没有房东愿意把房子租给我们,眼看就要无家可归了,看着孤独的孩子,想着将要流落街头...

我和妻子在大学校园相识。她是文科生,我是理科生;她是南方人,我是北方人;她在海边长大,我在高原长大。起初这种不同让我们的爱情充满新鲜与新奇。然而结婚后,习惯、性格、观念上的不同开始成为问题,我们俩又都很坚持自己,因此总是争吵。尤其在生了孩子后,矛盾急剧恶化,甚至成为两个家庭间的“战争”。另外由于我追...

2019 年的教师节,马云兑现了不久以前的宣告,辞去了中国市值最高的公司——阿里巴巴的董事会主席,按照他自己的说法,他成功地回归了自己心醉的身份,再次成为一个老师。 他的离去备极推崇,无数创业者、年轻人,将他视为精神导师。同时,媒体也极尽能事地分析了马云并不漫长的职业生涯,如何从老师转变成为导游,成为商人,...

我喜欢中文“感恩节”一辞,因为它包含一个“恩”字。这节期源自美国。但在英文Thanksgiving 里,却没有“恩”这字眼,只是“感谢节”。这“恩”当然就是“神的恩”;除了神的恩典之外,我们能感谢什么呢?是感谢自己的才能吗?是感谢朋友的帮助吗?是感谢环境的运气吗?当然这些东西都是值得感谢的,但这些祝福的源头,都是神...

问:听说您是位化学教授。可以简单介绍一下您的工作吗? 韩弟兄:好的,我目前是密西西比杰克逊州立大学(Jackson State University)化学与生物化学系教授,主要的研究方向是生物地球化学以及土壤及水的污染与修复。目前主要教学课程包括环境化学和核化学等。 问:您是如何得救的? 韩弟兄:我出生在江苏泰兴。我11 岁时父亲去世,母...

近日香港发生连串事故,令人关注。本人生于香港,头二十年长于香港,自然对香港有一份不能分割的关怀。虽然这些年旅居海外,年过七十,对香港,特别对香港青年人,仍有一份特别的情感和认同。 香港人面对五大命题。这五大命题是最基本的命题,它们涉及每个市民最基本的需求。这五个命题是:1)诉求问题,2)自由问题,3)方...

如今随着网络和手机的使用越来越便利,网络文化已经深入民心。随之而来的便是很多“网红”的兴起。 有的人愿意打卡西湖音乐喷泉排队5 个小时,有的人排号20000 桌只为打卡一家网红餐厅,还有人愿意等半个小时打卡一个名为“立马回头”的公交车站。 的确,因为网络的兴起,人们的生活起居都变得方便许多;可这一切的背后,我们...

打仗的地方民众流离失所;严酷的压制中,人恪守规则;极其散漫的社会环境里,人却习惯了放任自流。不管环境如何,一个事实是不改变的,就是我们从未从外部的环境和制度中得到过真正的自由。 人在权威下不自由,人在民选制度中不自由,人在商业社会中受钱财的霸占。甚至当人寻求神时,也常常被宗教所欺骗。这就是我们受奴役...

我曾经是个爱慕虚荣的人。 向往富裕的生活,喜欢先进的产品, 爱慕香港的繁华。 得救后,我认识到宇宙中最宝贵的 是主耶稣——祂历久不衰,越经历越香甜。 香港读博士期间,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我接触到基督的信仰。那时,实验室的书架上有一本圣经,中午休息时我拿来读了一下,发现里面有些话挺有道理的,但有些地方却很难理...

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UIUC)

一、校园介绍 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University of Illinois at Urbana-Chanmpaign,所写为UIUC),简称香槟大学,创建于1867年,位于伊利诺伊州幽静的双子城厄巴纳 – 香槟市,是一所世界著名的公立研究型大学,被誉为“公立常青藤”。该校一直致力于卓越的研究、教学和公众参与,取得了很多奖项荣誉。校友和教授中有30位获...

殉道者潘霍华

潘霍华弟兄(Dietrich Bonhoeffer),一个殉道者,一位基督徒领袖,1945 年,纳粹崩溃的前夕,被杀害在德国南部福洛森堡集中营,年仅39 岁。 关于他,他的一位狱友写道:“潘霍华是我所见过的极少数人当中,他的神是那么真实,而且一直与他亲近的……” 临终之前,他说:“这是终局,然而对我而言,却是生命的开始。” 他到底...

蓦然回首, 祂等你在意兴阑珊处

身陷灯红酒绿, 奔走劳碌无安息,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 却道是伤花葬伊, 凄凄惨惨戚戚 游荡冷暖世界, 寻尽浮躁之间的空虚, 虽着华衣,光鲜亮丽, 掩藏的心却一再愁苦、烦闷、疲乏 寻不见真爱, 也不再渴望被关怀, 日日怀揣缩小的心, 猜疑、警惕,一直都在为明天忧虑。 何处是我栖息之所? 何处是我安歇之地? 何处...

耶稣这名甜美芬芳

耶稣,这名甜美、芬芳,慰我痛苦心情; 我心欢乐,我口歌唱这个宝贵的名。 美哉、妙哉,神的爱子 作我宝贵救主; 为我降生,为我受死, 流血将我救赎。 这首诗歌的作者是约翰·牛顿(John Newton),其一生许多的岁月都在放荡和罪恶的齿缝中度过。但当神的爱子作了牛顿宝贵救主之后,耶稣这名安抚了他的惊魂,成为他永远称...

看哪,耶稣天上坐着!

达秘弟兄在十九世纪写了诗歌本第110 首,“赞美神羔羊”。在二十世纪,主的恢复在西方基督教里受了限制,无法继续往前,主就在中国兴起了倪柝声与李常受弟兄,他们两位继承了过去两千年爱主、追求主的信徒所领受的亮光,并且继续发扬光大,在真理的启示与生命的经历上更往前去。李常受弟兄在五十年代,采用了诗歌本110 ...

我今撇下一切事物背,起十架跟耶稣

我今撇下一切事物,背起十架跟耶稣; 甘受藐视、厌弃、贫苦,一心跟主走窄路。 前我所爱、所慕、所求,今与雄心同归尽; 但我又是何等饶优,神与基督是我分。 在美国有一位犹太富翁,只有一独生女儿,视同掌上明珠。有一天,她听福音得救了,而且非常爱主。这在犹太人中是一件极大的事,因为犹太人至今仍以信主为耻。她...

忧、安、来

忧 圣经说,“喜乐的心乃是良药,忧伤的灵使骨枯干。”(箴十七22)我们都喜欢喜乐,没有人喜欢忧愁。我们之所以来到美国,乃是盼望在美国能够得到更多的喜乐;然而,我们的经历是,我们没有把中国的喜乐带来,却在美国徒增了许多的愁苦。就如圣经说,“我们一生的年日是七十岁,若是强壮可到八十岁;但其中所矜夸的...

我还站在这里,依旧面向光明

当苦难临到…… 从小到大我都是一个守本分的孩子,老老实实念书上学,一切都是风调雨顺。但是在大一的暑假,我们一家八口自驾游,路上遭遇了致命的车祸,当场就走了五个人,而我自己也在重症病房急救了一个月。在醒来的那一瞬间,我顿时感觉,我没家了。 当年的九月有一次全国性的竞技比赛,所有的老师都劝我:“孩子...

真正的自由

壹、 人对自由的渴望和人不自由的困境 一、 人对自由的渴望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 自由是人与生俱来所向往的,也是人类奋斗的目标和动力。婴孩走出襁褓的一刻,就开始尝试自由地探索世界,直到垂垂老去,这种探索才得以停息。约两千一百年前,斯巴达克斯为了活命的自由,率领战俘和奴...

找到真正的家

2010 年,我背井离乡来到美国读书,后来组建了自己的家庭,有了小孩,也有了工作。在学业和事业上我力求上进,自认为头脑聪明、满有能力,凡事都能做。 我的工作强度很大,充满压力,虽不是“996”,但往往在孩子睡着之后才能到家。一天到晚我都非常累。一到了周末,我都想去外面放松一下,以前喜欢看个电影高兴一下,...

我不是一个孤儿——移民神国之路

弟兄: 我和妻子原来生活在河南郑州,靠着追求完美不服输的性格,从校园走向社会,经过多年打拼,终于过上了比较稳定的生活。随着女儿的出a生,空气质量、食品安全、孩子教育、社会治安等都成为我们关注的问题,我们的忧虑与日俱增,我们想,绝不能维持现在这个样子,趁我们还能拼,一定要给孩子一个光明的未来。移民...

一个虚无主义者

我是在高一的时候接触到福音的。主一直在预备我的全人来接受福音。 在接触到福音之前,我是一个虚无主义者。我想,如果死亡是人生最后的结局,而死后一切归无有,那一切我们所做的、我们在乎的,其实都没有实际的意义。自然,做好或是做坏也就没有本质上的区别。那时我唯一的目标便是有一个尽可能平静的生活。但尽管...

这就是人生吧!——因祂受的鞭伤,我便得了医治

我从小到大的经历和许多九零后的朋友们相似,在父母的严格要求下好好学习,上好的高中、大学,在一个个人生里程碑之间马不停蹄地从上一个奔向下一个。从小到大,一路都很顺利,曾经我坚定地相信人定胜天,只要足够努力,在这世界上就没有办不到的事情。 一直到二十岁那一年,我的这个观点被彻底打破了,那一年我深爱...

寻得属天的家乡

2018 年5 月,我们带孩子来到美国。这里的一切都是陌生的,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文化的冲突、语言的障碍却如影随形。生活一开始也充满了波折,光驾照我就考了四次;孩子在幼儿园也因为语言不通而没有小朋友一起玩;后来又因为没有积累信用,没有房东愿意把房子租给我们,眼看就要无家可归了,看着孤独的孩子,想着将要流...

眼泪

我和妻子在大学校园相识。她是文科生,我是理科生;她是南方人,我是北方人;她在海边长大,我在高原长大。起初这种不同让我们的爱情充满新鲜与新奇。然而结婚后,习惯、性格、观念上的不同开始成为问题,我们俩又都很坚持自己,因此总是争吵。尤其在生了孩子后,矛盾急剧恶化,甚至成为两个家庭间的“战争”。另外...

从马云的退休看人生的归属

2019 年的教师节,马云兑现了不久以前的宣告,辞去了中国市值最高的公司——阿里巴巴的董事会主席,按照他自己的说法,他成功地回归了自己心醉的身份,再次成为一个老师。 他的离去备极推崇,无数创业者、年轻人,将他视为精神导师。同时,媒体也极尽能事地分析了马云并不漫长的职业生涯,如何从老师转变成为导游,成...

感恩节恩感

我喜欢中文“感恩节”一辞,因为它包含一个“恩”字。这节期源自美国。但在英文Thanksgiving 里,却没有“恩”这字眼,只是“感谢节”。这“恩”当然就是“神的恩”;除了神的恩典之外,我们能感谢什么呢?是感谢自己的才能吗?是感谢朋友的帮助吗?是感谢环境的运气吗?当然这些东西都是值得感谢的,但这些祝福的源头,...

祝福的神与赐福的路——访杰克逊州立大学韩教授

问:听说您是位化学教授。可以简单介绍一下您的工作吗? 韩弟兄:好的,我目前是密西西比杰克逊州立大学(Jackson State University)化学与生物化学系教授,主要的研究方向是生物地球化学以及土壤及水的污染与修复。目前主要教学课程包括环境化学和核化学等。 问:您是如何得救的? 韩弟兄:我出生在江苏泰兴。我11 岁时父亲...

致香港同胞书

近日香港发生连串事故,令人关注。本人生于香港,头二十年长于香港,自然对香港有一份不能分割的关怀。虽然这些年旅居海外,年过七十,对香港,特别对香港青年人,仍有一份特别的情感和认同。 香港人面对五大命题。这五大命题是最基本的命题,它们涉及每个市民最基本的需求。这五个命题是:1)诉求问题,2)自由问题...

打卡人生

如今随着网络和手机的使用越来越便利,网络文化已经深入民心。随之而来的便是很多“网红”的兴起。 有的人愿意打卡西湖音乐喷泉排队5 个小时,有的人排号20000 桌只为打卡一家网红餐厅,还有人愿意等半个小时打卡一个名为“立马回头”的公交车站。 的确,因为网络的兴起,人们的生活起居都变得方便许多;可这一切的背后...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