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水涌入我心

来到美国之前,我心里一直有个疑问:“到底有没有神?如果有,那祂是谁?”初来美国的几个月,很奇妙,我的生活圈中出现了来自不同团体的基督徒。这些人都对我很有爱心,我也很热情地跟着他们去聚会。记得有一次,我听到牧师说要信而受浸,那么得救以后可以上天堂,否则要被定罪。这让我有些困惑。我也去参加过查经班,但是我人生的疑问仍然没有得到答案。例如:为什么主耶稣的死与复活和我有关?人生的意义在哪里?成为基督徒除了…

随机的环境,确定的平安

在中国的时候,我对基督信仰了解不多,觉得就是像电视上演的那样:佩戴十字架、去教堂、找神父忏悔等。但是到了美国之后,我就很快得救受浸了。 人生中的“随机性” 我大学是物理专业,有人说学物理的人最不相信有造物主的存在,我一开始也不相信。物理中有一个很有趣的理论叫“决定论”,有人说只要给定所有边界条件和演变方程,就可以预测整个宇宙的未来。这个观点在牛顿时期被广泛接受,但是现代物理学出现了量子力学。量子力…

若是没有主……

得救受浸 2014 年8 月,我来到亚特兰大的埃默里大学(Emory University)读公共卫生硕士。开学一个月后,我看到新生群里有福音讲座的邀请。我的亲人朋友里没有基督徒,自己也没有读过圣经。虽然对神有着敬畏之心,但是我并不知道神在哪里,也不了解祂,所以很想去福音讲座看看。 当天去的路上,第一次听圣徒说神如今是赐生命之灵,可以住在我们里面,我觉得这简直太奇妙了,很想一探究竟!等到了福音讲座…

人的尽头,神的起头

我虽然得救还不到五年的时间,却仿佛已经经历了很多。从没有人告诉我有神,我也不知道;可是当有人告诉我有神时,我却不信。于是神就前来与我摔跤,一摔就摔了四年。在这四年中,我忙于工作和赚钱,雄心勃勃。可到了最后,我白白浪费了四年的大好光阴。好在神调动万有,把我从这无休无止的忙碌中拦截下来——我辞职了,开始有时间尝试接近祂,我那因忙而死的心,重新被点活了。最后神征服了我,神赢了,但是我也没输,因为我也得救…

在地如同在天的生活

主你的笑容是我欢喜 定睛奔向永世冠冕 我现在在美国阿贡国家实验室做研究。二〇一〇年,我在香港一个家聚会中得救。在聚会中,弟兄姊妹们见证了他们里面所接受的永远的生命,这让我感到非常渴慕,所以我就祷告接受主,并受浸得救。不久之后我就来到美国。一开始的时候我里面的信心很小,也没有太多对主的经历。 一直到二〇一三年,我去参加在新泽西举行的学生成全训练。在训练里,我看到很多弟兄姊妹的信心特别地大,其中有一位…

浪子回头,作主门徒

我的里面有一种声音跟我说:你要回家 我是在二〇〇九年第一次来美国作交流博士生的时候得救。记得那年春节,隔壁实验室的同学带我去教会的聚会,大家一起包饺子欢度春节。我就这样接触了许多基督徒,我也很喜欢和教会的弟兄们一起打篮球。因为我是新来的,每次聚完会之后,弟兄姊妹们总是让我带点饭食回家,这样我自己一个人可以少做两顿饭。以后每次想起此事,我心里都充满感激和被爱的感觉。这样过了大约三个月,我里面对基督渐…

人的尽头,神的起首

我来自中国大陆,退休前在大学里教学、研究。八十年代我曾有机会到美国,发现美国是一个以基督信仰立国的国家,信徒众多。 在大学校园里,我受到一些基督徒朋友们的热情接待和照顾。他们也向我传福音, 但我因受无神论的教育和影响太深,一直没有心动,甚至还有意回避。 之后,因为女儿在美国生活, 我就经常往返于美中之间。 在与女儿的接触中,我惊讶的发现,我所回避和反感的基督耶稣已经进入了我的家庭,我女儿竟然成了一…

绝对的心 — 弟兄之家的喜乐生活

回想自二〇〇九年信主以来这短暂的岁月中,最难以忘怀、不可磨灭的,要数大三那一年,第一次参加暑期新泽西成全训练,第一次成立弟兄之家,与弟兄们操练团体神人生活,打开家、得青年的一段时光。简单记录下那段时光,求主遮盖,盼望可以成为一点借鉴,一点向前的鼓励,叫我们更好地奔那摆在前面的赛程。 二〇一一年的暑假,我与另外两位年轻弟兄从奥斯汀出发前往新泽西参加一周的学人学者成全训练。那是我们第一次参加这个训练,…

尝一尝主是美善的

你们要尝尝,便知道耶和华是美善的。 诗篇三十四篇八节 我是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读生物统计的博士生。二〇一三年中秋节的时候,我跟室友去参加一个基督徒的烧烤晚餐。我觉得大家都特别温暖,有几个可爱的小姊妹一直灿烂地对我们笑。弟兄姊妹问我们一个问题,你觉得满足和快乐吗?从外面看来,我应该是快乐的,好像什么也不缺,但事实上我却很少感到长久的喜悦和满足。目标设定一个又一个,实现的时候就发现还远远不…

寻求神,经历神;浸入神, 得着神

寻求神 我从前虽然是无神论者,却一直在寻找人生的意义。来到美国上大一的时候,我曾经以纯学术的角度参加了一个关于科学和信仰的座谈,那时我做了人生的第一次祷告,很简单,就是“神,我想更了解你”,后来很奇妙,我完全没有刻意地追求,神就通过各样的人事物一点一点地向我显现。 经历神 我曾在法国交换了一个学期,有一次在巴黎地铁站被一个人骗买了假票而被罚款,怎么解释也没用。一开始我很愤怒,很想说一些诅咒法国人的…

只要有一点点信,神就开门

我很小的时候就觉得有神存在,俗话说,头上三尺有神明,这是我没信主前一直坚信的观念。我第一次接触到福音是在初中时期去新加坡旅游的时候,有人给我母亲一个袋子,袋子里面有本圣经,当时我以为圣经是一个很神秘的东西,所以,我既害怕又好奇地打开圣经,发现里面都是故事,这是我对圣经初次的印象。我喜欢探索,对科学、宇宙、考古、地理,与一切未解之谜,抱有既害怕又想知道的态度。 一直到来美国上大学后,校园里又有基督徒…

人活着,难道就像这繁忙的高速公路一样吗?

我的得救是从蹭饭开始的。二〇一三年秋,我到休斯顿大学读研究生,接触到在学校传福音的弟兄姊妹,被邀请去吃爱筵。看到香喷喷的饭和大家满脸的笑容,我心底暖暖的。吃完饭大家开始唱诗歌,歌名叫《信的故事》,里面唱到“初次来这里,听他们在说耶稣的事迹,未曾闻过,但在我心坎有新的感受,莫名的平安像股暖流”,我心里在想,这些人一定是受过什么挫折、或者经历过什么事情,才会来信耶稣,他们 一定很可怜。后来去过几次聚会…

惨!转!赚!

我们在美国生活二十多年,经历上可以说有三段:做生意的艰苦日子;全家得救进到召会生活,有一个大翻转;最后享受召会生活传福音来“赚”人。 过去— 一个“惨”字 郑弟兄:我一九九五年来到洛杉矶一家玩具公司上班。当时这个行业挣钱很容易,两年后我就出来经营自己的玩具生意。公司开业时,我是靠贷款投资进去的。想不到看起来很容易的生意,却差到做什么赔什么。我们每天很早去公司,晚上加班到凌晨两三点;每周只有一两天回…

你心所喜,我心所归

我得救已有半年多。虽然时间不长,但是感触很深. 我刚过花甲之年,人生的轨迹出现了转折,那就是告别了世界,被主拣选、救赎。在主里和众弟兄姊妹一起经历的召会生活中,使我找到了真理,找到了生活的正确道路,非常喜乐、非常享受地过上了基督徒的生活。 使徒行传十六章31 节启示我们:“当信靠主耶稣,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我得救的过程验证了圣经上的这句话。我女儿、女婿都是基督徒,来温哥华第五天的晚上,小排读经就…

不再枉费

二〇一二年12 月29 日,我和丈夫从大陆湖北武汉来温哥华探望女儿一家,6 天以后的元月4 日我们夫妇受浸归入主名。受浸归主并不是偶然的事。三年前我女儿受浸得救,告诉我说:“妈妈,我信主了,你也要信哦。以后凡事要呼求主名,主带给你的平安是超乎我们想像的”。但那时我不认识主,一点兴趣也没有,还觉得女儿有点不正常,沉醉在自己的生活中。那时候,我酷爱打麻将,甚至从下午打到晚上。无聊时也喜欢看电视剧,几十…

一件美事 绝对的心

圣经里面有一个很著名的记载,讲到一件美事。马太福音二十六章,马可十四章,以及约翰福音十二章都提到伯大尼之家的马利亚,知道主耶稣即将受死在十字架上,她打破玉瓶,将最宝贵的真哪哒香膏,浇在主耶稣的身上。在外人看来这好像是枉费,但是在神眼里,却是一件美事。马太福音二十六章和马可十四章有一样的表述:“她在我身上作的,是一件美事。” “我实在告诉你们,普天之下,无论在什么地方传这福音,也要述说这女人所行的,…

因为失望,所以仰望

前尘 前尘是一个很漫长的旅途,在我来之前,我从来没有想过会被神找到,也没有料到自己会在二〇一三年8 月16 日受浸。 我是一个很敏感的人,这种敏感缘于很多因素:从小生活的环境、所接受的教育、所面对的期待。我的家庭和中国大多数八九十年代富起来的家庭一样,父母白手起家,从一无所有到稍有富余的“小日子”。父亲为此落下了一些病痛。我知道他们吃了很多苦,所以我很想报答他们。所以我就努力读书,因为我发现读书好…

复活的道路,家中的奇恩

二○○五年是我们俩人生中的最低潮, 也是最悲苦的一年,因为我们失去了最挚爱的五岁儿子! 二○○五年也是我们俩人生最惊喜且笑中带泪欢喜迎接的一年,因为神又给了我们一个儿子! 曾经,这是一个人人称羡的和乐家庭,杰出又顾家的医师和优秀又贤慧的护士,真是绝佳组合;再加上一对聪明可爱的儿女,不仅听话乖巧,还多才多艺。生活虽然忙碌,却也平顺充实;每年必定利用开会的会期,安排全家一起出国旅游。那时,日子看起来光…

得救经历二三事

我是石油工程专业的一名研究生,受浸不到一个月。第一次来到召会是今年5 月。那时,距我初到美国已有5 个月,一切新鲜感和激情都消磨殆尽。我独自住一个单间,平素生活里甚至找不到一个说话的朋友,每天行走在学校和陋室之间,两点一线,非常乏味,有时候甚至一天说不了一句话。 感谢主,在一个周二下午,我在健身房遇到了王超同学,他介绍了召会的弟兄Billy,并邀请我去家里一起吃饭,我出于孤单,一口答应。 第一次聚…

去处 — 从虚空到基督

人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我们在哪里?我们在干什么?我们的人生有何意义?这些问题总是盘桓在我们面前,无法逃避。从少年时,这些基本的问题一直困扰着我,但得不到任何答案,从不敢去深想。 从中学开始,我受进化论教导说,人是从猴子变的,猴子是从更低等的动物变的,然后再依此类推。总之,进化论认为有生命的,是从没有生命的大自然产生的。人是猿猴变的,是经过鱼类、两栖类、爬虫类、哺乳类各个阶段,多年逐渐进化来的。可…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